目送是一種牽絆

?作者:文若錦??時間:2019-12-18?【字體:

人這一輩子,目送與被目送許多次,每一次的目送都是一種牽絆,目光化作一條條無形的絲線系在背影上,寫滿了牽掛、纏繞和不舍。

從孩童歲月開始,目送隨之而來。一個呱呱墜地的嬰兒離上幼兒園只有三年的光陰,父母放開他稚嫩的小手,目送弱小的、膽怯的身影漸漸地越來越遠,這一目送就是一輩子的牽絆。

父母牽絆的目光見證了成長。讓我印象深刻的是《目送》這本書的“十七歲”那篇短文中,作者龍應臺去劍橋小鎮與十七歲的兒子相聚,她對新鮮的事物表現出強烈的好奇心和驚奇感,不知道英式早餐與“歐陸”早餐的區別,而且還像個孩子一樣指著“牛頓蘋果樹”的后代,她的兒子卻轉過身遠離她、覺得很丟臉,并說她像個沒見過世面的五歲小孩。從高中的叛逆期過了以后,孩子的知識水平可能慢慢超越了他的父母所接觸和認知的世界。小時候我總是喜歡表達自己的想法,讓父母按我說的做,現在我稱之為任性,因為那時的我不能明辨是非,只是一味地想讓他們聽到我的心聲,奮力尋找存在感。小時候我覺得父母無所不知、無所不能,直到我上高二第一學期的一天。在我心里學識廣博的父親來詢問我如何在網上購買一個智能電飯煲,我抬頭看到了他兩鬢冒出的白絲,經常網購的我飛速地在手機屏幕上操作,找到了他想要的商品,他來了句“那我付了錢,他不給我發貨怎么辦?”,當時的我不耐煩地對他說:“怎么可能不給你發貨呢?”,他便不語,我看見了他的目光中有疑惑、也有失落。自從上大學開始,父母做一些重大決定都會來征求我的意見,和我商量著辦。他們目送我茁壯成長,我長大了,他們逐漸變老;我的知識更新了,他們卻沒有跟上我前行的步伐。

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”二十余載,我所經歷的更多的是被目送,作為子女,在父母一次次的目送中,我留下離去的背影,逐漸成長,成為一個獨立的人。父母在離別時的叮囑、鼓勵和不舍都是深深的牽絆。我就在父母工作的城市上大學,在大學期間幾乎每周都回家,下樓回校的路上總能感受到父母親牽絆的目光;工作后,是牽絆讓我忍不住飛奔回那個溫暖的港灣棲息,我基本上每天回家吃母親烹飪的佳肴,聽父親對我工作的嘮叨。潛意識中,我不舍與父母的軌跡漸行漸遠,自私地想留在他們的身邊。

“幸福就是,早上揮手說‘再見’的人,晚上又平平常常地回來了,書包丟在同一個角落,臭球鞋塞在同一張椅下。”龍應臺“幸福”這篇短文的內容很具象又簡單,各式各樣的再平常不過的事情都能被描繪成活靈活現的畫面,細膩入微的筆下流露的是她對生活的熱愛。我工作快一年了,俗話說“民以食為天,食以味為先”,一日三餐必不可少。以前從未意識到工作之后在家里能吃到熱騰騰、香噴噴的早餐和晚餐是一種什么樣的幸福。直到有一天,一位在上海工作、老家在東北的大學同學來我家做客,吃著我的母親做的家常菜感慨萬千。她不停地夸贊我母親的廚藝,并坦言多日沒吃到充滿母愛的飯菜,我才恍然大悟生活在父母身邊,在尋常的日子里能吃到可口的菜肴,就是一種幸福。母親每天目送我上班,目光中寄托的是工作順利、平安歸來這些最尋常的牽絆。

爺爺奶奶的目送是永恒的牽絆。“‘金錢’可以給過路的陌生人,‘時間’卻只給溫暖心愛的人”——《目送》。人都有生老病死的一天,父母與親朋好友總有離去的時候,我們在各自的人生軌跡中走著,交叉過后是漸行漸遠的分支線。龍應臺的母親已到耄耋之年,患有老年癡呆癥,經常忘記兒女現在的樣子,總念叨著他們的小名、想著他們幼時的模樣,記憶里都是自己年輕時候的人和事。她一遍遍地問女兒在哪,龍應臺也一遍遍耐心地告訴母親自己就是她女兒。她知道母親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親人的陪伴,所以她陪著母親在臉上用胭脂化妝,帶著母親去年輕時候生活過的地方,尋找年輕時的記憶。其實許多老人對世界的理解停留在年輕的時候,就像我的爺爺奶奶一樣,總對我說他們當年的故事,教導我們珍惜眼下的美好時光。小時候,我還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個城市的時候,奶奶總會在她家里準備我愛吃的橘子和茄子干,等我來看望他們時,他們可以看著我津津有味地嚼著辣辣的茄子干,又剝開橘子急不可待地解辣,比她自己吃還要開心滿足。離開奶奶住的城市已經十年,回去看望她的次數卻屈指可數,每次離開他們家,她總是站在門口依依不舍地看著我們下樓,直到樓梯擋住了她移動的視線,才慢慢地關上門。我總是把太多的時間花在了工作上,總是找出一些牽強的理由沒有常回爺爺奶奶家看看,他們心中的牽絆和不斷的目送,我從中懂得了不僅要珍惜當下的時光,更要珍惜眼前的親人。

目送中的牽絆溫暖而又綿長,清澈而又醇厚。我們無法挽留一次次的離別,卻能夠珍惜每一次充滿愛的目送。那份目送,好似一抹透亮的月光灑在身上,照亮前行的道路,我感悟到親情的美好、牽絆的力量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投融贷赚钱